Diamagnetic CAT

偶尔出现。

emm……米兰……全员……夜总会au……难道……不是……美滋滋吗(不)

我坏掉了


这就是勾搭不上画手的后果


自己xjb换脸了一个埃及艳后au


咳,大三角好吃

考虑了一下设置一个置顶介绍

是成年物理学生。昵称的意思是逆磁化猫。

可以被称呼为喵子/喵酱/喵砸。



虽然几乎不产出这方面,但长期推理爱好。福尔摩斯追随者。原著福和Jeremy福优先,其他剧版电影版也有涉及。各种游戏和漫画中出现的形象完全不了解也基本不想了解。



轻度粉詹姆斯·麦卡沃伊。英美圈随机触发,可能闲逛漫威,DC,HP及中土日常。



脑子有洞有坑有病。虽然号称是写手,但佛系挖坑,码字随缘,基本不更。


心情好的时候会做沙雕图和沙雕表情包。懒,所以用的是美图秀秀。因此也不是专业大佬。


出现更多是乱七八糟日常。



足球伪球迷。本质罗森内里,美凌格倾向(主要魔笛中心)。国家队有明显意呆利偏好,即使今年实在是弱爆了orz。其他队和球员也嗑,但由于是考古录像带型球迷,口味偏向已退役群体和教练团。基本攻击性不强。

注意:不适宜与尤文图斯死忠交往(国家队限定期间除外)。其他部分顶尖球队与球员的个别极端粉丝也敬谢不敏。



几乎什么cp都吃。但本质什么都不吃。


除了各种男神×我,不仅吃而且写。



!乙女写手警告!

(也偶有脆皮鸭产出)

日常试图勾搭画手和剪刀手太太们并求勾搭。

最近lof上没怎么出现是因为在某江上挖坑了,咳。

只是出现一下表示自己还存活着。

妖冶美人卡门版九爷(不


或者夜上海白玫瑰版?

“那对手送来清凉,那夜莺啼声凄怆,门前的后卫都入梦,只有那夜来香,闪耀着光芒~我爱这门前茫茫,也爱这夜莺歌唱,更爱那花一般进球,来自这夜来香,因为这夜来香……”

(舍瓦:什么仇什么怨??!!)


唱出来,请√

记一个梦

午睡的时候梦见我们马队了。

梦见马队像个中国老大爷一样在马路牙子上推个小车卖冰糖葫芦,还拿了一个乒乓球拍的那种袋子装零钱。

我有点想吃。

梦里的我:“你这个冰糖葫芦不好!你看上面都黑了!”

梦里的马队:“对啊……🔴⚫️是我最喜欢的颜色呢。”

我问他说除了山楂有别的吗。

马队:“我只有山楂哦……红的黑的……你要糯米团或者菇娘果要去旁边他们拿过金球银球的摊子上去找哦……”

“你的糖葫芦多少钱一串啊?”

“你不是喜欢米兰吗?送你了啊。”

“别人要多少钱买呀?”

“要二十欧元。”

“这么贵啊……”

“对啊,意大利没有山楂,还是拜托其他有机会去了俄罗斯的老朋友和小朋友们背回来的呢……”


我只是睡一个午觉啊???!!!

要不要这样梦里自虐啊orz


现在出门,去街对过买串冰糖葫芦先。


这个故事高速我们不能午睡睡太久。

Lots of love and lots of luck.

虽然倘若他能赢得这一切,是他应得的;若不能,我们也坚信他的优秀和卓越。

但还是打算攒一下人品。是乙女,还是直接开那篇漫长又框架凌乱的脆皮鸭呢……

随意吧。

但他在我心里永远是世界最佳(……emm当然是现役,咳)。

安慰剂(内斯塔乙女)

今天心态不是很对,摸了这篇。可能我确实有点点精神衰弱或是什么的吧。

是我们内少的乙女,抱歉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描写我们的傲骨贤妻十三姨。但还是ooc。

是小短篇。

他真好。


    你有点慌乱。

    比赛就要开始了,而你,因为刚结束的资格考试,并没能跟着他一起去客场作战。或者说你每次去现场看他比赛都是心情矛盾……一面迫切地想要近距离地看着他和你们心爱的队伍,一面又觉得惶恐紧张。这大概就是球迷变情侣的坏处了。

    你靠在床头,一把捞起他的枕头抱在怀里揉捏。柔软的羽毛枕上还留着两根他黑色的卷发,以及洗发水淡淡的金盏花的味道。

    每次看比赛的时候,你都会套上他的球衣——不管是在现场还是在家里。所幸作为一位球星女友你拥有无数在外人眼中珍贵难得的“落场球衣”,可以毫无顾忌地把他们扔进洗衣机或者团成皱巴巴的一团。男人的球衣对你来说还是有点太大了,你默默挽起长到指尖的袖子,然后随意地把它当做睡裙。熟悉的红黑条纹多少给了你一点点安慰。

    电视机上的画面到底还是有些模糊,但你已经能够哪怕只靠一个隐约的剪影就辨认出自家的桑德罗。说实话他看起来并不像一个后卫——无论是长相身材还是技巧球风,但所有人该死地迷恋着他优雅飘逸的动作。

    除了你。

    尤其是在他铲球的时候。

    所有人都知道内斯塔能从任何人脚下断球,所有人也都知道内斯塔从不会把别人铲伤。但只有你知道自己心里是多么惊慌惶恐。那些粗糙的草皮与磕绊在他身上的球靴,每一次看他从跳起的对手的鞋钉下险险擦过都是一身冷汗。偶尔发生的那些狠厉坚毅却迷人性感的染血,让你哪怕很久之后再回想起都要心脏抽搐,眼角泛泪。

    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。当你从简单的球迷变成亲近的恋人。

    你当然可以这样解释,毕竟年轻姑娘在身份差距有些大的恋情中总是容易过于患得患失,过于在意。不过你知道,其实并不止于此

    ——那些你努力压抑住的心理疾病。

    “喂,”你接起电话,手还微微有些不稳,“恭喜胜利。”你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带上愉悦的笑意,却不得不偷偷把手伸向床头柜上的药瓶,用被子包裹住拧开,倒出两颗来。希望声音不要被他听见。

    你并没有对他隐瞒自己的情况,只是不想让他在这样的时候过于担心。

    “好啊,等我回去再亲口祝福一遍呗。”他似乎还带着些踢满90分钟后潮湿的气喘,“别急,我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    “你今天不跟他们一起庆祝吗?聚餐或者酒吧?”

    “唔……只是想你了。回去陪你。等我啊。”

    “……好。”

    你一直拿着电话,哪怕只是听他的喘息都让人安心。你知道他那个必须先等你挂掉电话的习惯。

    “那你快一点哦。”很久以后,你轻声说道。然后摁掉电话。

    你把手里攥着的药丸倒回瓶子里。其实医生并不建议你过多地服药,但你每次还是都不得不屈从于它们,哪怕只是因为安慰剂效应。

    但不知道为什么,有他在你就会平静很多。

    你把自己埋进柔软的被子里,依旧抱着他的枕头。

    也许今天晚上你可以暂时停药了。

看到喜欢的画手太太就会疯了一样地点赞……

果然还是想要勾搭orz

突如其来的片段

Man VS Madrid

大概是纯沙雕无cp。

狐猴小动物当然是魔笛。

猫科动物在本泽猫和本泽虎间来回切换。